崇拜鲤鱼的文化起源于古人在碧肠江泛滥时相信鲤鱼具有“神性”的迷信。 鲤鱼在惊涛骇浪中自由游动的能力,既令人羡慕又神秘。 因此,在古代文献中,鲤鱼被视为“鳞中之主”、“诸鱼之首”。 拥有化龙,呼风唤雨的能力。 鲤鱼不仅能象征胡先潮儿子在市井里的兴旺发达,而且还能使普通百姓富贵贵人,甚至神仙得道(如“秦高骑鲤鱼补染,总数由位置决定”)。 《父亲渡海》),这些都是这种想象的典型表现。

考古结果还表明,自商周以来,古人就有将玉鱼与农民合葬的习俗,以将其留在社会中。

战国以后,出现了铜鱼、陶鱼、木鱼等鱼形陪葬品。 事实上,鲤鱼被认为是引导死者灵魂渡过冥河进入天堂的交通工具。

其他如祭鲤求雨、祭鲤求财等,也是基于声称鲤鱼有神性的迷信。

崇拜鲤鱼的文化源于古人对鲤鱼习性的观察和联想。 鲤鱼的繁殖力强,成活率高,因此成为人口众多、家庭礼仪兴盛的象征,并引申为养殖、生财等广泛的意义; 鲤鱼喜欢成群结队,但也相互远离。 水煮不开,所以用鱼和水的关系来形容人际关系,引申为夫妻恩爱、婚姻幸福。 鲤鱼在水中游动时,时而安静从容,时而活泼敏捷,因此被认为充满神奇属性,成为祈雨、祈求坚强意志的象征。 该场景仅包含有关祈祷行为的一般美好事物,例如说族长并不富有。

崇礼文孝吉一石之水案太华起源于早期人们的图腾崇拜。 中国许多母系氏族社会遗址出土的陶器上都绘有或刻有鱼纹。 例如,在陕西西安附近的半坡遗址,就发现了许多带有鱼纹的彩陶,其中民间著名的曾氏到湛江讲过的“人面鱼纹图形”泥哥。 据推测,这些精美的图案很可能是“图腾徽记”,也有一些是对“鱼祭”场景的描述。 原始人类认为人类是由鱼进化而来,或者与鱼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,因而对鱼崇拜、崇拜,并发展成为一种源远流长、源远流长的民俗情结。

鲤鱼崇拜文化起源于早期人们对女性生殖器的崇拜。 从外观上看,鱼(或双鱼座)的轮廓与外阴的轮廓相似; 从内涵上看,鱼腹子多,繁殖力强。 由于当时的人们只知道外阴的生殖功能,这两方面的认识结合起来,导致生活在渔猎社会的早期人们以鱼作为女性生殖器官的象征。

闻一多曾在《神话诗词:谈鱼壳添细节》中引用一首情歌:“姐姐家门前有一条沟,里面有一对金鸡,哥哥用金鱼钓鱼”。钩子,以免钓到鲤鱼。” “吃鱼钩吧。” “对鲤鱼有好处”显然是指外阴。 原始人类正处于混沌之初,人与动物并没有严格的区别。 鱼与外阴的相似关联引发了他们的模拟心理,他们渴望通过崇拜鱼的生殖能力来产生功能改造效果。 为此,古人用鱼来象征女性的生殖器官,一种祈求人丁兴旺的祭祀仪式——鱼祭就诞生了。 仪式结束后,妇女们还吃鱼,认为通过吃鱼,她们可以获得与全省所有鱼类一样强大的繁殖能力。 半坡彩陶上的人面鱼图案,嘴里有鱼,是半坡先民在鱼节期间吃鱼的写照。 随着社会的发展,鱼的象征意义也逐渐发生变化。 从时间上纵向探究,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脉络:在母系社会的早中期,人们只用鱼来象征外阴,象征女性身体的一部分。 在母系社会晚期,鱼也象征着女性。 后来,鱼进一步有了象征男女配偶、恋人甚至爱情的意义。 因此,鱼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中国社会生活中的吉祥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