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处下竿趁着冬天说说钓鱼钓鱼的乐趣四

不钓鱼

经常会遇到朋友的一个问题:钓鱼有什么意义?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,其实很难解释清楚,或者让对方令人信服地接受。

我现在的答案是:钓鱼就是人与鱼通过鱼线进行通话。

不过,这款手机使用的不是电话线,而是钓鱼线。 它不说话,而是用眼睛和鱼嘴来交流。 微风徐徐的地方,将竿抛入水中,看鱼浮在水面上摇摆站立,鱼线在水中慢慢垂直摆动。 这时,相当于手机开始打电话,嘟——嘟——渔夫稳稳地坐在钓鱼箱里,等待电话接通。 大多数时候,我们都在等待。 这个时候,我们总是在猜测,对方在哪里? 你为什么不回答? 我只希望接电话的人是个大人物。 魅力在于等待,魅力在于召唤的过程。

大多数钓鱼人只是想享受鱼儿上钩后出没的过程。

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,餐桌上放什么样的鱼已经不再是问题——当然,如果你想吃到安全的鱼,自己钓上来最放心,哈哈。 然而,捕鱼不再是几乎所有渔民的首要任务。 渔民回家后把所有的鱼都倒进水里不仅不是什么稀奇的事,甚至是常态。 但如果整天在水边捕鱼却没有收获,所有的渔民都会心生怨恨,甚至好几天都难受。

无论是水库还是池塘,无论是流水还是静止,当你明确了钓位,将竿抛入水中时,那种清爽的感觉自然会留在你的心里。 无论刮风还是下雨,眼睛、漂流、钩子都变成了一条永远相连的直线。 鱼漂的红黄颜色之间,似乎有无尽的魔力在等待着。 而这种等待,正是今天人们常说的享受过程。

这时,无论刮风下雨,晴天还是寒冷,渔民们似乎忘记了一切。 我所有的思绪都集中在远处水面上漂浮的鱼的红色和黄色上。 浓度极其集中,若有风声雨声掠过,哪怕肚子里有咕噜声,也能完全脱离外界。 我觉得这类似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气功——入定。 大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钓鱼成为了一种体育锻炼,客观上也确实治愈了很多亚健康疾病。

但这并不好玩,这只是一个客观的效果。 有趣的是,钓鱼者总是想知道鱼在水下处于什么状态,但却永远不知道它们处于什么状态。无论它们是否在鱼钩前面,以及它们在水里做什么,都是一个永恒的问题。 所以我觉得所谓钓鱼其实就是钓一种玄机,猜测鱼的想法,捕捉鱼的行动。

后来钓鱼就不再是钓鱼,而是钓山水了。 青山、绿树、碧水,人坐在水边,轻松、放纵的心态自然就来了,天人合一的意境自然就来了。 停止钓鱼,闭上眼睛,长长地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已经把整个风景都吸进了肺里,吸进了灵魂深处。

我记得第一次读海明威时,我立刻就理解了钓鱼老人的意思。

作为一名渔民,钓大鱼的时候,征服自然的欲望就会油然而生。 即使一个人被鱼拉入水中,他也不会犹豫。 至于钓到鱼后发生什么,就显得那么不重要了。

因此,钓鱼就是人与水中生物的交流。 毕竟我们平时生活的环境是空气,而不是水。

你收获的是你的心情

刚开始钓鱼的时候,我很注重抓鱼。 即使过了几天,我仍然会谈论某段时间捕获的鱼的数量或捕获的最大鱼的重量,并且无法忘记。 虽然大家都不夹鱼,但暗地里,却在进行一场无声的竞争。 第一次的秘密比赛是运气的比拼,后来的秘密比赛则是钓鱼技巧的比拼。

回到家,我不顾疲惫地把鱼清理干净,然后享受鱼的鲜美味道。 钓友之间,餐桌交流的主要内容也是各种鱼的各种吃法,包括炖、红烧等。 东北钓友带来的鲫鱼吃法,占据我们餐桌已有十年左右,大家都认同。

后来我渐渐对抓鱼没了兴趣,不再注重结果,而是更注重过程。

首先是要学会享受环境。 可以说,钓鱼的地方没有不美丽的地方。 远山或远处的房屋,羊群或行人,在水的另一边,从远处看去,都会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,让人感受到一种对生活的热爱。 水面随时变幻的波浪,会让人感受到时间的无常。

二是要学会享受不同钓组、不同饵料带来的惊喜。 即使只是换一个浮漂,或者只是移动浮漂的上下位置,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钓鱼效果。 各种新理论、新技术的传播和普及,给人们带来的不仅仅是钓鱼的乐趣,还有科学知识。

娱乐用的,不是鱼用的

从最初的热情到后来的痴迷,每个真正喜欢钓鱼的朋友大概都有类似的过程。 后来,他变得越来越理性、有目标。 就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样,一开始会绊倒,要靠别人的搀扶; 后来,他虽然走路不稳,但踉踉跄跄,神态依然得体。 以后你就能走得快,甚至能赢得马拉松冠军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么多年了,我对玩游戏或者黑坑钓鱼一直提不起兴趣。 仔细想想,可能是我的性格更喜欢欣赏环境的魅力,感受野钓的“隐藏”过程而不知道结果。

直到今天,钓鱼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娱乐活动。 虽然斗大鱼的乐趣几乎难得一见,但那种乘风破浪的感觉却总是让人心潮澎湃。 烈日下,可听蝉鸣; 下大雨的时候,你可以看到水与天同色……你能真正感受到人与自然融为一体、忘却一切的状态。

开车或在水边散步寻找钓鱼点也很有趣。 虽然总会有一种失败的感觉,但是在分析和比较仓位时还是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。 而这个过程本身就包含了很多科学原理。

观看天气预报和分析鱼情是一种有趣的探索。 当天气发生变化时,钓位、饵料甚至鱼层都要改变。 而且往往一变再变,鱼还是不上钩。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:鱼不读书,所以没有知识,没有到达该去的地方,该咬钩的时候却不咬钩。

尤其是当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水边的时候,有时会突然觉得这是人与鱼的对话。 你的意念能透过水感觉到鱼正在一条一条地进入你的窝,静静地试探、用力抓住鱼钩,然后你伸出双臂去把鱼捞起来。 看着鱼儿从水里冒出来,开着白花,我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蜕变的状态,与鱼合而为一。

这篇短文是用两个月左右的碎片时间写成的。 一方面有抒发感情的愿望,另一方面也缓解了寒冬无法钓鱼的郁闷,也算是为明年开钓做一些准备。